张海龙:创业境界“四年三级跳”

    在北京市平谷区熊儿寨乡老泉口村老泉山野公园旁,一栋中式风格的二层小楼,格外显眼。一年半前,这里还是一座荒废多年、破乱不堪的老宅,房主李国全每年都要承担不小的维护成本。

    老泉口村支部书记刘文波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相较于以往个人独建农家院,张海龙创业团队打造的“村民+村集体+企业+乡镇”精品民宿+文化旅游共建模式不仅能带动村民创收,还能拉动村集体经济发展,更契合乡村振兴发展理念,“李国全房子试点成功后,有十几户村民找到村集体表示也想加入”。

    在前不久的第四届“创业北京”创业创新大赛上,返乡创业青年张海龙“闲屋变‘现’文化赋能惠四方”创业项目获乡村振兴专项奖一等奖,这是他返乡创业4年的最新注脚,“以前只是想为家人、为自己做些事,现在更多的是为家乡做些事”。

    从“子承父业”做羊倌、创家业,到延伸平谷大桃产业链,带动村民增收,再到如今的“民宿+文化旅游”,拉动村集体、村民创收,张海龙吸纳23名青年回到平谷创业、带动130名农民就业,短短4年时间,创业境界实现了三级跳。

    返乡:“云端放羊”创家业

    “我要把羊放到天上去。”2018年,30岁的张海龙辞去央企工作,回乡创业做放羊娃时对父亲张来泉夸下海口。

    张海龙从小是扶着羊背学会走路的。后来,父亲从爷爷的手中接过羊鞭做起了家中第二代放羊娃,开启了圈养式养殖。但自2016年起,因难以抵御疫病的侵袭以及销路过窄,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张海龙在工作之余,将在城市学到的互联网知识和通信技术运用到传统养殖业中,通过建线上销售网站拓宽销路,破解定价权瓶颈,将山场、圈舍养到了“云端”,开启“云端上的放羊”模式,还打造了“绿谷塔山”品牌。此时,回乡帮家里养羊的想法也由此萌发。

    “只有在城里混不下去才回农村,做放羊娃没面子!”张海龙的返乡创业梦遭到家人的极力反对,当时在城里工作的妻子也劝他先兼职帮家里,等大女儿上完小学再回村里。

    坚定张海龙返乡创业的是团平谷区委组织的一场青年创业项目路演。看着站在舞台上激情宣讲创业梦想的青年们,他满眼羡慕。

    “青年不仅要追求物质,更要提升精神价值。”回村后,张海龙把自己关在羊圈里,半个月不出家门,认真研究起羊的品种、习性、生长周期,借助“互联网+”深化一产的种羊繁育与推广。

    他引进的各类优质种羊进行引种与改良,带动了京津冀周边260家养殖户改良传统品种和养殖技术,并与之签订回购合同,拓宽养殖户销售渠道,提升经济收益的同时,也保障了自身产业链的货源供给。

    破局:家乡红利新“吃法”

    “平谷有22万亩的桃花园,大桃才是家乡的名片,与其‘反向’做羊产业,何不跳出家业圈顺势而为?”张海龙说,最初返乡创业思维仅局限在家中传统养殖业上,“栽了大跟头”后才转向利用家乡大桃优势资源,破局创业困境。

    原来,在解决羊的品质和销路问题后,张海龙与几位合伙人策划了一个以羊为主题的综合性园区。商业计划书、启动资金很快到位,却因对平谷区农业发展政策,尤其是对土地政策的理解与认识浮于表面,项目最终夭折。

    “青年返乡创业光有创新精神不够,还得有精准行业判断能力和为老百姓着想的心。”很快,张海龙将创业方向从羊产业变为大桃产业,联合9名返乡青年创办北京桃娃农业科技公司。

    张海龙和创业团队成员走进一个又一个桃园,在与桃农交谈中摸清现阶段种桃、卖桃以及桃花节旅游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态势:桃农忙活一整年,但由于销售渠道单一,品质好的桃也只能贱卖;一些农户沿街销售的桃罐头也只能小批量生产,且玻璃罐装不宜运输;淘汰下的桃树大多都被当垃圾扔在路边;每年的桃花节,虽能吸引游客游玩,但观赏桃花后就回城了,给桃农带来的实际收益并不多……

    “桃农最擅长种桃,我们擅长运营销售。”张海龙团队并未选择走流转土地、自种自卖的路子,而是以“订单+扶贫车间+扶贫户”的产业扶贫模式,深耕大桃分级售卖及桃深加工产品研发,开启大桃红利的新“吃法”。

    几位年轻人根据自身专业优势,成立收桃、运营、销售小组,先是将从桃农那收来的鲜桃进行选品、分级,品质高、卖相好的通过线上鲜货销售渠道进行售卖,提高零售价;品质较次的仙桃研发成桃罐头、桃果汁、桃干等产品。收集桃枝“变废为宝”,研发桃木剑、木梳等桃木文创产品。

    为了解决桃农现金流问题,2018年,张海龙创业团队还策划了一场大桃认购公益活动。他们以大华山镇小峪子村桃园为试点,消费者线上认购大桃后可线下参加农事活动,还可获得谷区民俗旅游套票,促进平谷旅游业发展的同时也让桃农在桃树刚开花时就收到定金,缓解种桃前期成本高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常青”:乡村废弃资源“破圈”“变现”

    “要增收,更要创收。”张海龙深知,不论是升级羊产业链还是延伸大桃产业链,都是享受着家族和家乡的“红利”在创业,“‘有什么资源就做什么产业’的路子,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迟早要面对,要想‘常青’生长,必须将非优势资源‘破圈’‘变现’。”

    在竞争压力和改变家乡落后面貌的理念驱动下,2019年他将实现乡村振兴的密码落在了盘活农村废弃房屋资源上,创办了北京乡博博文化旅游有限公司,发展民宿+文化旅游。

    两年多来,张海龙走遍了平谷16个乡镇的200多个村,寻找农村闲置老宅,挖掘乡村及景点背后的故事与文化,投入近千万元将平谷区金海湖镇、刘家店镇等12乡镇的27栋荒宅改造为民宿项目,示范带动了100余家民宿发展,带动村民增收3000余万元。还根据平谷相应景点历史文化和乡村历史,赋予每一个民宿文化主题,推出相应的平谷旅游线路,农村不起眼的荒宅资源得以“破圈”,与文旅融合发展。

    前述的李国全的老宅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刘文波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透露,老泉口村距离平谷城区17公里,交通闭塞,产业发展较慢。一些返乡青年和村民也曾尝试过将自家房屋翻修成民宿和农家院。但由于没有公司标准化管理,也没能与村集体形成合力,乡村资源没能“卖出好价钱”,示范带动的经济效益并不高。

    区别于个人独建,张海龙创业团队联合村民、村集体、乡镇四方共建,并根据村民意愿设计了纯租金、租金+分红等模式,主动找到村集体表示给予分红,聘用周边村民做民宿管家,带动村集体创收和村民就业。

    90后关纯皓也是平谷区人,原本在城里某互联网企业做短视频运营。去年,在张海龙的带动下,他也辞职返乡创业。

    张海龙还通过组建青创志愿服务队,组织一批愿为家乡作贡献的本土青年人投身紧急救护培训、养老助残等志愿活动,疫情期间,他就带动了一批青年志愿者为卡口抗疫人员送爱心餐7000余份,增进了与乡亲们情谊的同时,还结识了像关纯皓一样的90后青年人才,持续探索青年助力乡村振兴的新密码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姗姗 见习记者 魏婉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2年01月13日 05 版